大理股票配资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世界第一人(全文完)

作品:围棋的故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小道王

    仿佛是回到了14年前回到了那满是绿色耳边充满“喳喳”鸟叫声的大山回到那不知何年何月留下来被南斗带来的棋盘边抬起头便会看到躺在树上吟诗喝酒的南斗便会看到正在和阿扁嬉闹玩耍头上还顶着小辫子的毛毛。

    时间慢慢的过去忽然有一天南斗呆呆的坐在树上看了一会天空之后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跳了下来蹲在正在打谱的苏羽面前:“你该去学习一下正式的围棋了。”

    什么叫做正式的围棋?苏羽问过这个问题南斗皱眉苦思了很久才给出一个莫明其妙的答案:“就是能赢的围棋。”

    难道说我这三年所学习的围棋都不能赢么?这就有些扯淡了。苏羽坐在火车上很迷茫想了很久终于问了出来:“什么叫做能赢的围棋?难道我这几年所学的都赢不了么?”

    南斗看了看他摇了摇头:“不是你所学习的都是最高深的围棋理论是经过数千年经过上万盘棋所沉淀下来的最美妙的精华。可是仅仅是这样你还不叫会下围棋。三年来你只和我只和你妹妹下过。围棋里面最重要的经验你还少得可怜。所以我才要带你出来去见识下外面的围棋。”

    但是有什么区别么?那个脸色苍白的老男人看上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还亏着那帮小孩子们还很尊敬他。

    不过后来苏羽知道他第一次和别人正式地下棋就是与一个职业二段。也许他当年还不知道职业二段是一个了不起的角色但在他入段之后终于明白了职业和业余的巨大区别。

    再不过现在看来。一个二段和业余也没什么区别。反正想赢下来都很轻松除非有那么几个让子。

    谁让咱是九段呢。

    咱是怎么当上的九段呢?苏羽有些想不起来了。当年因为一个小小的打架事件导致他被医院查出来脑部电波活动不正常。  在医院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就来了一个穿白大褂地跟他东拉西扯跟他来回的扯淡把他弄得头晕目眩。还没定下神来他磕头端茶摆的师父老聂便匆匆地走了进来抱着他老泪纵横。

    接着就是整整四年不能参加比赛。

    为什么呢?因为那个大夫说他有精神分裂的倾向必须静养。如果参加高脑力消耗的比赛很容易导致病情的反复。

    这算什么呢?整整四年不能下比赛——当然偶尔参加一下还是可以的。比如升段赛。每年打三场升段赛第一能保证棋院要求的基本比赛盘数第二能也能锻炼一下手感。

    很扯淡啊。每年这么三盘棋能保持个屁手感。苏羽很无奈并且每年至少三次强烈要求参加比赛却被老聂一个字回答:“不。”

    想参加比赛?等等吧等医院出来彻底的康复报告。我们就让你去参加比赛。不管是马晓春还是俞斌再或者是老陈和外事部主任王鑫全都是一句话就让苏羽从正月凉到腊月。

    四年啊。那四年的时间我能做多少事情!这四年我都是怎么过来地?真***……好在赵星有一个研究会里面从六段到初段都有。至少苏羽不会在想下棋的时候找不到对手。

    这里面要提到的一个人就是赵杰。这小子竟然也入段了!真不知道他这两年是怎么熬过来的硬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挤在独木桥上晃晃悠悠地拼了进来。不过这也让苏羽感到很不爽:一年之后凭着个人赛和在国手里面进入八强的成绩这小子竟然成为了三段——想我苏某人在北京呆了三年也仅仅还是一个初段……

    不过是金子就要闪光是天才就要挥是帅哥就要恋爱是疖子就要出头。我熬啊熬终于媳妇熬成婆。98年的春天那是一个明媚的春天有一位老人在棋院的办公室画了一个圈。苏羽终于被允许参加比赛终于可以在赛场上尽情地挥!

    那是三国擂台赛。那个时候三国擂台赛还叫做真露杯。苏羽顶替他那个退出的师傅以初段的身份坐在中国先锋的位子上挑战三国。

    第一个对手是谁?姓崔但是崔哲翰还是崔明勋?想不起来了反正是姓崔一个五段还是六段后来也是个鼎鼎有名的线上配资 被称作崔毒……想起来了是崔哲翰。那小子当时也很年轻只有17岁还没有现在那么凶狠凌厉所以轻轻松松的被苏羽一刀切。

    好像是很轻松。具体的过程想不起来了反正后面接着来的日本人韩国人都是被苏羽一刀一刀的砍下去颇有一股拔剑四顾心茫然问天下谁是英雄的感觉。

    然后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比赛。

    对了好像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的陈好吧?好好想想到底是个什么比赛上遇到的?苏羽想不起来了于是跳过这一节继续的回忆着。

    李昌镐!接着来苏羽所要面对的就是这个巨大的名字。当时在Lg杯上他第一次遇到李昌镐。结果很清楚失败。这给了他相当的压力却也带来了相当的动力。

    再接下来苏羽的枪口便稳稳的指向了李昌镐这个名字。而也就像上天安排的一样在其它比赛中不管谁都能战而胜之的苏羽在李昌镐面前达到了三连败的耻辱战绩。

    在这其中生了另一件影响了苏羽一辈子地大事:一场车祸。带走了王鑫的生命也让苏羽的身体出现了一个要命的漏洞。

    他的肺重伤在随后的比赛中并不断地干扰着他。

    很多时候他都在想如果我的身体不是那个样子那么我一统天下的日子会不会提前一些呢?但反过来想一想这次重伤也给他带来了迷茫和困惑。给他带来了对生命地体验。这种感觉虽然很痛苦却对于他的成长很重要。如果他从来没想到过关于生命和生活的这些问题恐怕他的目光还仅仅停留在棋盘上。而不能像大师们所说的越于棋盘之外。

    这个越就是天下闻名的苏羽流。

    对对手棋盘上的每一个缺陷都加以充足的利用在不断地攻击中却能够把自己的势力连接起来而不是单纯的获利最后以全盘的全面优势雪崩般的向四面推及这就是苏羽流。

    而其精髓就在于全面的大局观下旁观一样的进攻。

    一半是天赋一半是被南斗从小锻炼出来的苏羽大局观被称为天下第一也只有他能够完美的诠释苏羽流的精华也只有他才能把那一个个孤零零地棋子在棋盘上串联起来形成没有人能抵御的势力。

    除了李昌镐。

    又是那个李昌镐。苏羽就像那个西西弗斯一样徒劳的把石头推上山。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被打倒在地从头做起。不管是擂台赛还是国际个人赛李昌镐一次又一次把他已经够到冠军奖杯的那只手推开扔下深渊。

    一直到那届春兰杯。苏羽和李昌镐在决赛中相遇下出了被称为2o世纪末名局的三番棋。尤其是在1:1之后的决胜局李昌镐在中腹提掉苏羽看错的征子之后那全面的翻盘。

    而那一盘因为苏羽因过度疲劳而吐血也被称作“呕血局。”

    那是一个分水岭。苏羽第一次战胜了石佛李昌镐第一次站在了世界冠军的大奖台上。

    再接下来随着他的冠军搜刮之旅。张栩向他提出了一个莫明其妙的要求:“我们来下十番棋吧?”

    十番棋?

    现在也是十番棋而且这两个十番棋都没有下完便比赛结束。张栩被打倒了李昌镐在这第九盘也被打倒了。

    现在的比分是多少?6:3?也就是说达到了三盘降格的条件李昌镐降格了!

    “我赢了!”

    苏羽突然浑身软瘫倒在沙里双手捂着脸低下头。

    “他们在干什么?”从研究室里冲过来的张栩看着李昌镐捂着脸向天苏羽捂着脸朝地惊讶地低声说“这是干什么?”

    “他们什么也没干。”林海峰走过他们的身边时低声地笑了笑坐在裁判席上向着数十台摄像机严肃地大声说“第二百七十八手黑方认负白方中国苏羽九段中盘战胜黑方韩国李昌镐九段十番棋总比分6:3苏羽九段领先三盘因此韩国李昌镐九段”他顿了顿转过头看到李昌镐放在脸上的双手正在颤抖“李昌镐九段降格。春兰三星Lg富士通杯世界围棋第一人战十番棋到此结束。”

    结束了。

    苏羽突然放下脸上的双手定定地看着棋盘过了良久才在闪光灯的包围下站了起来伸手到李昌镐的面前低声说:“谢谢这是一盘很精彩的对局。”

    那只手就放在李昌镐的面前但他却象是没听到苏羽的话一样双手继续捂在脸上肩膀轻轻地颤抖着。很久很久之后他才把手放下来和苏羽轻轻地一握:“的确很精彩。多谢赐教。”

    手很湿。苏羽却没有时间多想也不愿多想。他看到李昌镐扭过头去脸向着阴影的地方。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不礼貌这只是要隐藏什么而已。

    一切都结束了。

    我是世界第一。

    苏羽走出了对局室看着外面蓝蓝的天空轻轻地笑了起来。

    “赢了?”赵杰看着电视上混乱的转播画面看着主持人忙忙得宣布即将开始颁奖仪式脑子里面却一片空白“他赢了?”

    老聂点了点头:“他赢了。从现在开始他苏羽的头上便戴上了世界第一人的王冠。”他突然停住然后大笑了起来“世界第一人是我老聂的徒弟!”

    马晓春看着老聂状似颠狂的大笑不知道为什么也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得笑着拍着大腿怎么也停不下来“世界第一人啊苏羽啊!中国人!”

    古力和孔杰在楞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跳了起来向外狂奔。俞斌连忙拦住问:“你们干什么去?”

    古力恭恭敬敬鞠一躬“我们要去台湾!我要亲眼看看这个新一代的世界第一人。”

    那就一起去!不就是转机香港一次。研究室中所有的棋手都站了起来向外拥去。

    但苏羽却不知道现在在外面因为这个消息已经乱作了一团而是躲在厕所里面打电话“好儿现在我真的回不去了。下午还有很多事情很忙。”

    陈好的声音没有了昨天的冷冰冰显然正在为她的丈夫的成功而兴奋:“没关系你在那儿等着我们这就过去!”

    我们?这个我们是谁?苏羽有些茫然的被张栩和王铭琬架着向外走走上颁奖台去。

    “要不等该来的都来了咱们在颁奖?”有人提出了这个建议就立刻被执行了下去把颁奖时间推迟到了两天后。——提出建议的人叫沈君山这天晚上就是在他家苏羽这辈子第一次完完全全的喝醉了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沈君山虽然行动不方便他还是坚持亲手扶了他一把“现在就让他哭吧他也不容易。”转过头来看看王文达和王铭琬两个人骄傲地说“我这一辈子见到的世界第一人有三个。其中之一就是李昌镐上次他来台湾我就见过他。但是说实话我不想见他。就因为他是韩国人。中国的围棋虽然要通过传到外面去扬光大但我心里还是想看到站在最高位的是中国人。”他看了看面前的台湾棋手们笑了起来“以前我去日本见到过过吴清源他是中国人在五六十年代的骄傲。现在我又看见第二个中国人坐在这个位子上说真的我很高兴。”

    两天后的颁奖仪式上苏羽和李昌镐两个人已经清醒了下来虽然面对着数百家大大小小的媒体但多年磨练的功夫让他们表现得镇定自若落落大方。

    “反正我就这样了你看着办吧。”回去的飞机上苏羽抱着那个镌刻着世界第一人的铭牌和陈好摊牌“我要拿回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陈好叹了口气:“说吧你要拿回什么?”

    苏羽却语塞:我要拿回什么?镇定一下:“反正我就是说你不能这么管着我。我要出去玩和朋友们玩你就别管这么多我想喝酒就喝酒想……想干吗干吗。”

    “要不然我再给你买架飞机?”陈好看着他满眼地笑“问题在于我管过你么?”

    苏羽又是一楞:“怎么没管过?以前一直就管着呢。不让吃不让喝的还圈在家里不让出门。”

    陈好快要笑出来了歪着头看着他:“那不是以前你病着的时候么?现在你看我还管你么?你病好了之后哪次出去我没让你喝过酒?而且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倒要跟你算算帐了。比如那个王文静比如前几天你去夜总会。这你怎么给我解释?”

    苏羽愣住了看着陈好一阵阵的苦笑:“我知道了。我们以后都别提这个了行么?您就别操心了……”

    陈好看着他终于轻轻地笑了出来:“你说不提咱们就不提了。”她扭过头看着窗外茫茫的大海低声说“反正我都为了你操这么多年的心了以后看来也少操心不了了。”(全本小说网 )

阿拉善盟股票开户

屿科配资

湖州股票配资

资阳炒股开户

MACD股票论坛

理财频道

日照配资

金桥大通

七台河网上配资

南京配资公司